It seems every one is quite lonely eh…

別著急啊,慢慢走該有的總會有的

还是要努力控制自己的炫耀欲才好啊

去年八月份跟基友介绍了个妹子,两个人坐标广州。基友91年生人,网易手游数值设计师;妹子92年生人,在南方航空国际航线做头等/商务舱的空乘。从工作上看觉得两人还算般配,家庭也都还好,又都飘在广州,就介绍他们认识了。八月份基友刚刚拿到网易offer,想转正后再动手。十二月转正,基友对妹子一见钟情,妹子对基友没什么特殊的感觉… 他忙起来了我也跟着忙起来了,本着做好事做到底,网络一线牵的崇高职业道德,毅然决然的担当起了基友的助攻,结论是理工男就特么不配有爱情… 反正就自打当开这助攻,总也难免思考一下自己的问题,然而对人生问题思考,套路都是一样的。越思考越痛苦,然后问自己这个问题最终能解决吗?不能解决那你痛苦个屁。能解决那你痛苦个屁。大学以后认识的朋友都觉得我是个不婚主义者,而几个高中同班都不同时间表示我可能是我们班第一个结婚的人,而且是闪婚… 不知为什么旁人对我的评价有如此之大的差别,而我眼中的自己,准确来讲,是个极其中规中矩的人,也是一个认同“自己在什么时候就该做什么事的人”。虽然我不喜欢战线太长的恋爱,但也应该不会是个头脑发热去闪婚的人。不会太早结婚,也不希望太晚,也不会选择做丁克。家里的灯有两个颜色,亮白色和暗黄色,我总喜欢把它调到暗黄色,虽然不够亮,但是足够暖。本质上自己是个缺爱且缺安全感的人,大学以后也变成一个多疑不再轻易相信、同情别人的人,换言之,在我目前的价值观里,我会努力让自己做一个对朋友可靠的人,但与我而言,除了亲情没有任何一种关系是绝对可靠的。所以本质上,即使事业再成功,我也不能缺少家庭,缺少孩子。我需要在我老去生病的时候有人照顾,送水送药;在我开心、不开心的时候有人听我唠叨分享、诉说烦恼的人。本质上我没有想过要去改变世界,当然想必我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,即使有,我想我也不会去改变世界。因为在我的认知里,事业上的极大成功一定是以牺牲家庭作为代价的,工作家庭50:50或者60:40应该是最完美的比例。在我想明白了这些问题以后,很多这方面的困惑自然而然的解开了。先定一个小目标,研究生一年级结束(2019年10月)前确定一段关系,如果足够幸运希望能和她2021年10月前终成眷属。唉,其实挺难的,基友的话讲,如果两个人在一起过得不如一个人,所幸孤守终老,哪有那么多对的人… 慢慢走着看吧